【原创】奇幻战斗——光与暗的交界线3

时间:2019-11-08 08:59:52 分享到: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光与暗的交界线3

作者:侵略的喵星人

光与暗的交界线1 光与暗的交界线2

一片漆黑的山间小道上,只有天上的巨大圆月与不停摇晃的两个灯笼在为疾驰着的马车照着路。

而两旁则有无数的山林在做着微不足道的装饰。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那些没有用的医生!」

月夜见坐在车夫的位置大吼着宣泄自己的不满。

「如果真的健康的话为什么还会醒不过来啊!?」

「……」

车厢里,塞丽娜手臂绑着绷带闭着眼睛无声地坐着,还有睡在一旁的兰。

「该死的……」

「虽然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原来有这么急躁吗?」

月夜见刚要继续自言自语的时候,塞丽娜似乎是听不下去了而向他搭起话来。

「我冷静不下来啊!」

「……」

「真是没想到,居然连你也败了啊,真是让人不爽,而且还是什么军师,真是让人讨厌。」

「我没有什么和近身搏斗对战的经验……不过终究还是自己实力不足。」

塞丽娜淡淡地说着,从腰间连鞘带剑一起取出,注视着这把幸存下来的朴素的剑。

「还是太过于年轻。」

「是吗?塞丽娜你已经练了几年剑了?」

「不记得了,没有意义……那个时候,剑断的时候……」

「?」

「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塞丽娜不再说话,默默地拔出手中的剑。

如果,那个时候拔出的是这一把会如何呢?

大概还是同样的结局吧。

果然还是太过于缺乏经验,只是蜗居在一个城市的话果然还是……

塞丽娜收起剑,放回腰间,打开了放在一旁的小箱子。

「没想到你也会有礼服啊。」

不如说真亏她准备得那么充分啊。

「不过是为了摆个台面而留下的,我长得一般,不适合这种华丽的东西。」

塞丽娜取出的,是一套白色的礼服,不失典雅的情况下,也不至于显眼。

「是吗?我倒觉得是你缺少打扮的神经而已。」

「看好你的前面,现在可是夜晚。」

「哼,不如想想遇到大小姐后怎么办吧。」

「是啊,怎么办呢?」

在夜晚中,马车不停地疾驰着,在其前方的,是一座直入天际的圆柱山,在漆黑的夜空上,一颗黑粒在缓缓地移动着。

在森林里,黑色的鞋踩在散落在地的树枝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除了树枝静静地断裂以外没有更多动静,其主人也没有丝毫行走缓慢的迹象,透露着一种诡异。

液体在流动,淡蓝色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这片笼罩着薄薄的黑纱的空间里,与一束月光竞争着自己的光亮。

从空中,不知谁的,洁白的,没有一丝杂质掺杂的手,其中的瓶子,流下。

稳当地落在一道地面的凹槽中,没有飞溅出来的异类,只是在凹槽里缓缓地流动,沿着早已制好的道路前行,直到头尾相连……

叮铃叮铃~

随着一声清脆动听的铃声响起,液体刚好全部流入凹槽中,即使如此,里面的,梦幻般的蓝色液体依旧没有停止流动。

银丝般的长发微微飘动,在月光的笼罩下让人不禁产生出一种它在发光的错觉。

叮铃叮铃~

铃声再一次响起,缓缓消散在夜之中。


圆柱山上的一座府邸里。

「开什么玩笑!?」

「没有人跟你开玩笑,小子。」

在一个和月夜见的办公室差不多的房间里,一个即将迈入老年的男人坐在里面,不停地写着什么,地上也满是堆积得整整齐齐的资料。

「带来了兰我可以理解,但是带来了外人就不是一回事了,小子。」

「但是,塞因老师,她是塞丽娜啊!在巴伦媞尔家还在执管伦毕拉克城的时候就已经工作了很多年,你不可能不知道她啊!」

「我当然知道,而且名头还不小……」

说着,被称为“塞因”的男人说着,放下了手中的笔,将身体靠在椅背上。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不如说就连你也应该属于外人,小子,可不要因为我教过你一点东西,你父亲又与家主认识就可以随意出入这里了。」

「啧……」

月夜见和塞丽娜站着,虽然塞丽娜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月夜见却是一副很焦躁的样子。

「这里不是治病的地方,你以前也在外院生活过,规矩不用说你也应该明白,难道你忘光了吗?我怎么教你的?你静不下那颗心,就永远不合格。」

「……但是……」

「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但是规矩是不能打破的……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也不是那种老顽固。」

「你的意思是!?」

听到最后一句话,月夜见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塞因则是从桌面拿出一封信推向月夜见的方向。

「按照规定,内院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入,在里面走动必须时刻有人带路,你给我去客厅反省,兰我会安排人带她去见大小姐的。」

「我知道了!」

说着,月夜见赶紧跑着拿起信就往外跑出去,塞丽娜刚要跟过去的时候,塞因却叫住了她。

「等等,你的名字是什么?」

「塞丽娜。」

「姓氏呢?」

「……奥尔贝多。」

「奥尔贝多家的吗?哼,我有话要跟你说,想见大小姐的话就留下来吧。」

很明显,这句话是只针对塞丽娜一个人,恐怕她不留下的话,就相当于陪月夜见来一趟,至于月夜见能不能见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咔哒。

「什么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爽呢。」

什么啊这个家伙!?

宽敞的走廊上,站在月夜见眼前,不如说是眼下的家伙,是一个努力挺着小胸膛,插着腰一副了不起的女仆,足足矮了月夜见一个半头,似乎是对自己要仰视他而感到不爽。

「你就是“月夜见”吗?真是和名字不匹配的家伙啊~确实只有在晚上才“看”得见东西呢。」

「喂,我可是看得见的哦。」

「老老实实地跪下来把塞因大人的信交出来也是可以原谅你的哦?」

这个家伙是想怎样?真是让人火大。

虽然心里很不平,但是月夜见还是把信交给了她,结果那个女仆根本没看就收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过过形式的样子。

「进了内院你可得好好跟在我后面遥望我的背影哦,要是敢随便消失的话我会请你好好享受金沙的哦。」

「等等!兰呢!?」

「已经带进去了。」

女仆高傲地笑了起来,随后转身就走,月夜见也只好跟了上去。

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在住宅工作啊!?而且“遥望”是想要我离她有多远!?

看着眼前的女仆那粉红色的长发一摇一摆,月夜见很是不爽,但是现在也不能得罪她,要是她不肯带路,谁也不知道月夜见还能不能见到大小姐。

一路上女仆没有再说话,月夜见也省的清净,就这么一直走过了这个巨大的外院,穿过一扇被封闭的巨大的门……

草原?

月夜见站在台阶上往外望去,太阳已经升起,眼前的草原被一阵阵风吹得弯起腰,高及膝盖的草原如同绿色的海洋一般一浪接一浪,只有远处才看得到一点点零零散散的建筑。

内院原来是这样的吗?

「你,是想要回去了吗?现在退缩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放过你哦?哼哼哼~」

不远处,被草原淹没了下半身的女仆停在原地嘲笑着他,看起来依然是那么让人不悦。

虽然很想顶撞回去,但是月夜见还是吞了回去,在心里暗自骂了几句,结果还是不得不跟上去。

「奥尔贝多家的啊,那个世世代代的骑士一族已经只剩你一个了吧?」

塞因闭了闭眼睛,从桌子不知道哪里掏出来了一瓶酒。

「为什么不选择嫁出去?即使只有你一人,但是家族的财产地位还是在的,想必找你的人并不少吧。那么,告诉我吧,奥尔贝多家的小家伙,为什么要到城里当一个小小的卫兵?」

「……维续家族没有任何意义,就连国家都逃离不了随时毁灭的命运,小小的家族有什么值得我去维护?」

「哈哈哈!你是第一个说出这种话的贵族啊!」

塞因开心地笑了起来,打开酒瓶喝了一口。

「但是,还有其他原因吧?不然也不会到这里来,嗯……不说也没关系,我也像你一样,一个忘记自己是贵族的人。」

说着,塞因看了看塞丽娜,从桌子上的资料抽出一张纸。

「你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与大小姐有关,知道这些就足够了,是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接着,他又开始在上面写着什么。

「与月夜见不同,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想出去吗?去到更广阔的世界生活。」

说完,塞因抬起了头。

「当然。」

「那样就好,我有事情拜托你,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交换,我会亲自带你去见大小姐。」

「请说。」

「请你担任我家小鸟飞出去的伴儿吧。」

「成交。」

看到塞丽娜毫不犹豫地答应,塞因在纸上又画了两笔,接着一口气喝完酒瓶里的酒,随意地放在一旁,站起身来。

「那我们来谈谈吧。」


「那是……」

此时月夜见依然在草原上走着,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他停下了脚步,遥望着远方,在黑夜与地面的交界处的地方……

在月夜见的视野里,似乎有着什么,黑黑的东西存在着,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有多远。

「那里,是什么?」

「嗯?」

女仆停下来,顺着月夜见指的方向看去。

「再这么耍我的话,我会考虑一下请你吃金沙哦?」

这么说着,女仆继续走了下去。

「哼!」

听到她这么说,月夜见也开始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隐藏于黑夜与大地的交界处什么的,虽然月光明亮,但是看到黑暗中的黑色物体是不可能的。

于是,月夜见跟了上去。

女仆背着月夜见抹了抹额头,稍稍偏离了一点原来的路线。

「你这个家伙,明明是个女仆却这么没礼貌……」

「哼哼~内院里我们对外人的态度怎么样都可以,对于你这种高高再上的家伙是不能手软的呢!~」

到底谁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啊?

看来内院的对外并不友好啊。

看着女仆在前面神气地挺直腰板,月夜见不平地嘀咕起来。

「明明是个女仆……为什么跟个千金大小姐似的……」

「因为我就是大小姐啊。」

「诶?」

大小姐?刚刚说她就是大小姐?

「哼哼哼!~惊讶了吧?佩服吧?趁现在尊敬我也不迟哦?」

看着眼前的女仆转过身掩嘴偷笑,月夜见一下就混乱起来了。

大小姐?哪里的大小姐?

她是这里的大小姐还是说她的身份是大小姐?

不不不,不可能的,好好的贵族怎么可能去当佣人,就算是这个男尊女卑的帝国也不会到这种程度……而且这个高傲自大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没落贵族的样子……

渐渐地,答案在月夜见的心里慢慢成型了……

她就是我要找的“大小姐”。

开什么玩笑!?

这种家伙就是我要找的人吗!?

这种傲慢自大的家伙?

开什么玩笑……

就是这个家伙,在一年前与我齐名“天才”吗?

不想承认……无法接受……虽然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天才,但是和这种人硬挤在一个等级甚至是被挤下去实在是接受不能……

这样的话早知道就……

不,现在还不是那种时候,最起码等兰……对,兰才是最重要的,这家伙要是阻碍到了我,以后再杀掉也不迟……

一路上,月夜见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过话,不知不觉间,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某个建筑里了。

女仆带着月夜见来到一个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

在月夜见疑惑之际,女仆又敲了敲门。

嘚嘚嘚。

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明明是大小姐,为什么要敲门?

里面有谁……难道是兰在里面吗?

女仆看起来也有些疑惑起来,接着又加大力气……

嘚嘚嘚。

「喂喂喂,你在耍我吗?」

「闭嘴!」

「……」

女仆看起来急躁了许多,自言自语起来。

「不应该啊……真是奇怪……」

「哼!该不会是你妈在里面吧?」

「闭嘴!失礼的家伙!我没有错,一定没有搞错……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明明一直都……」

看着焦躁的女仆开始不停来回走,月夜见开始感觉她不说话的时候有些可爱,就是性格也一样让他难以接受。

「不对不对不对……没有错,嗯……」

女仆突然安静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后,又敲了敲门。

嘚嘚嘚!

依然没有反应。

「喂……」

「闭嘴!」

月夜见刚想再嘲讽一下,却被女仆转过头狠狠地打断了,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到她眼角泛着泪珠,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有什么搞错了吗?应该就是这里……唔……」

「我要哭出来咯?」

「看来你是想试试金沙呢~」

女仆忽然朝着月夜见冷笑起来,又变回原来那副高傲的姿态了。

「现在就跪在我面前的话,原谅你也是可以的哦,哼哼哼~」

奇怪的家伙。

女仆没有接着再说什么,再一次敲门……

嘚嘚嘚!

「…………请进。」

过了一会后,微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女仆一下子就看向月夜见,骄傲地挺起胸膛,接着将门打开一条缝到差不多可以让一个人通过的程度,随后让到一旁去。

到底是在神气什么啊?

「……」

月夜见走过去,一直盯着女仆,但是……她低着头,什么也不说,表情也看不到,一反之前的表现,此时就像是一个经过良好训练的女仆,端正,严肃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他即将进入的时候,也没有明显地动过一下,于是,好奇驱使之下,月夜见停了下来。

仔细地端详着女仆,他才突然发现,她穿的女仆装并不是传统的黑白配色,而是更偏可爱的粉红色。

「看起来真像可爱的大老虎啊!」

月夜见故意地凑过去说着,但是女仆也没有任何反应,觉得有些无趣的他留下一句话就走了进去。

「哼!下次再请我吃什么金沙吧。」

像是在嘲讽,月夜见刚走进去往里面瞟了一眼……

砰!

门重重关闭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得月夜见赶紧看过去……

「……打不开了?」

月夜见脸像是抽筋了一般,看起来在为自己松懈过早而反省着。

真是失败……仔细想想的话回去的时候不也是需要人带路吗……

只希望能换一个人带,月夜见这么祈祷着,索性转身就往里面走……

啪咚!

「唔……?」

月夜见突然狠狠摔倒在地上,挣扎着爬起身看向脚下……

什么也没有。

「意识模糊……吗?哈哈……」

月夜见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扫视了一遍里面才走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有着三层楼的样子,它们看起来是每一层就往上扩大一点,这样一来高高的天花板上巨大的纹着神秘纹路的天窗,就撒进来了幽森美丽而有着一股神秘感的独特月光。

每一层楼都林立着数不清的非常高的书架,如同书林一般,而每一个书架又塞满了数不清的书籍。

恐怖的藏书量……

这是月夜见的第一感觉。

图书馆?

图书馆没有其他的照明,只有一股月光透过天窗照进来,使得整个图书馆都充满了一种幽静神秘的感觉。

叮铃叮铃~

铃?

一种熟悉的感觉促使着月夜见往铃声的方向走去,穿越了一个又一个的书架,渐渐地,周围也变得明亮了一些,似乎是靠近了月光的方向。

叮铃叮铃~

是风铃……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响?

既然是室内,那肯定是有人在摇动,在指引着我……真是让人不爽的方式。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月夜见还是跟着铃声走去,在下一个转角处走出,在那里,他遇到了……这一辈子都不想遇到的家伙……

【要是……世界上没有那家伙的话……就好了】

呼~~~

漆黑的,如同无尽的深渊一般,在那片夜空上,此时只有一轮巨大的圆月在云里伸出半个头。

夜晚几乎所有的照明都仰赖着这大得不可思议的圆月,没有残缺,没有违约,每一个晚上它都会完好无损,准确地来到夜空上……

呼~~~

清风微微摇动,一株白亮的草,在悬崖边上独自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噹啷噹啷……

命运在交织,在这高耸于天际的大地上……

「唔……」

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不可能会知道。

但是……在这片被月亮照亮的大地上,存在着一片深邃的黑暗……一直……一直注视着它……会产生一种“恐怖的野兽”的感觉……

突然……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突然睁开!……

没有,那是幻觉,转瞬即逝的幻觉……但是,有什么在那里,是确切无疑的。

噹啷噹啷……

与清脆动听的风铃不同,这是一种粗重的金属声。


叮铃叮铃叮铃~

银白色的头发窸窸窣窣地在柔弱的她的后背上滑动,一层淡淡的月光笼罩在上面,好像在发光似的。

「你是……」

叮铃叮铃叮铃~

她站了起来,白色的连衣裙缓缓飘动着。

「初次见面,月夜先生,我是“玻璃子?巴伦媞尔”。」

看着眼前的美少女轻轻地稍提裙子朝他行礼,此时的月夜见若不是戴着布,大概他的眼睛会惊讶地颠动起来吧。

玻璃子温和地笑着,虽然戴着薄薄的白色面纱,但是……

叮铃叮铃~

风铃在摇动,没有风,没有人去摇,但是就是在响。

地板里透过一层玻璃,里面有蓝色的液体在缓缓地流动,没有人去推动,但是就是在流动。

整个环境都是干净整洁的,没有特别的装饰,显得朴素,微微暗淡的月光如同薄纱落在上面,看到便使人平静,感到安宁。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啊?为什么我……」

月夜见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抱着头,不停揉搓着。

叮铃~

「不对……兰?兰在哪里!?」

「那位女孩,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呢,月夜先生。」

「……是吗?」

月夜见小声地嘀咕着,放开手低下了头,大概在亲眼看到兰没有事的时候才会真正放心下来吧……真是执着啊。

「可以告诉我吗?发生的事情。」

「兰呢?兰在哪里?」

「已经没事了,可以的话请不要着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好吗?月夜先生。」

一边说着,玻璃子轻轻地拉出椅子,她伸出手,示意月夜见坐下。

「请坐下吧,虽然我学识尚浅,但或许能帮到你一点也说不定呢,月夜先生。」

月夜见犹豫了一会,还是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接着一杯热茶递到了他面前。

「请慢用。」

真是麻烦……明明知道我急着……但是再怎么说也是来求人的……

虽然月夜见这么想着,玻璃子却显得很平静,或许她根本就没有体会到月夜见的着急也说不定。

月夜见只好深吸了一口气,叹出来,接过茶杯的时候不经意抬起头看了一眼玻璃子……

只有简单纹路的雪白色连衣裙、肌肤以及头发……

噹啷!

月夜见刚接过茶杯,手一抖便摔破在了他的脚下,惊得他赶紧低下头把脸扭向一边……

「没事吧?」

该死的……这家伙是白化病吗……

没有更多在意其身体,牢牢印在月夜见脑海里的,只有那笼罩着月光的白头发和看不透的温和笑容。

虽然是一个难以置信的美少女,但是月夜见激不起任何欲望,反而在心中刻上了“高贵、梦幻以及不想接近、麻烦”的标签。

「请稍等。」

没有去请女仆,只是自己蹲下身将碎片收拾好。

片刻,玻璃子站起身,看着月夜见一副难受的模样,轻轻地说出声。

「如果是难以启齿的事情,还请不要勉强。」

「……好吧……」

听到月夜见怀着不愿的话后,玻璃子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呼~~~

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小草,夜晚的风有些凉爽,夜空上,乌云缓缓移动着,遮住了那圆镜般的明月,使得黑暗再一次降临着大地上……

没有一丝声音,没有更多的动静,黑色的裙摆下黑色的鞋,出现在这片小得仅容一人通过的幽静草坪。

是谁?不知道。她步伐虚幻,如同幽灵,没有声音没有停歇也没有生气,就这么默默走过一段路后停了下来。

在干什么?不知道。只是,从她那翩翩长裙可以看出,她在看,在看坡道外,坡道外的是……

烟雾缭绕的山林,暗淡的城市,以及悬挂于乌云之后的明镜一角。

这里是……无名圆柱山的腰部。

最好的观赏地。


「就这样。」

「可以跟我来一趟吗?月夜先生。」

「……随便。」

月夜见同意后,玻璃子站起身,往书林里走去。

「请跟上。」

玻璃子回头优雅地一笑,月夜见只好抓了抓头,用手臂用力撑起身跟上去。

「一百年一世代,一千年一变代,这是世界上普遍使用的年代记录形式……」

月光渐远,两人缓缓走入光线暗淡的书林之中,只见玻璃子托起手掌,纤纤玉手上,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球浮现,虽不算明亮,却是如同月光般柔和,照亮去路。

「第一变代在两千年前,诞生了“神”,不久之后出现了“神的战争”;第二变代在一千年前,诞生了“魔法”,不久之后出现了“魔女讨伐”,无论哪一件都是波及整个世界的事件,是顺应世界变革的潮流而生呢。」

「……」

「现在正是第三变代之始,也许“千年一变代”正是前人所遗留下来的讯息呢,虽然我们并不清楚,不过据我的推测,第三变代已经诞生了什么,就像前两次一样,最有可能的是第三变代来临的当晚,有一道白光出现在天际,而和月夜先生最可能有关的,则是之后的变革……」

白光……白光?

「白光……兰……兰在哪里?」

月夜见就像是刚刚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猛地抬起头问起来。

「请不要担心,兰小姐很健康也很安全,我们正在前往兰小姐休息的房间呢,月夜先生。」

玻璃子如同没有看到月夜见着急一般,停下那白玉般的水晶鞋,轻轻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抱在小小的胸前,朝月夜见微微点头后才继续前进。

「变代的事先放一放,让我们回到刚刚月夜先生所说的事情上吧。」

在玻璃子幽幽地端着光玉,迈着端正的步伐转过转角后不久,月夜见才罩着一层阴影扶着书架跟上那淡雅而刺眼的白光。

「关于“勒夏特勒”,我想她是一位备受幸运眷顾的少女,逃走时的“黑暗”是她的魔法,使月夜先生发狂的则是“神的祝福”,同时拥有魔法与祝福,实在是罕见呢。」

玻璃子的声音很轻柔,轻悠悠地回荡在这片书林中,悄然融为无机制的一体。

周围渐渐明亮了一点 月夜见正在靠近,不久,一栋沐浴着月光的典雅木质楼梯出现在前方。

「月夜先生,请问您对兰小姐身上的“力量”了解多少呢?」

「……」

玻璃子轻轻踏在楼梯上,白纱般的长裙如同云雾般缓缓飘荡。

「月夜先生?」

「……啊……是“净化”……」

这家伙……已经发现了吗……

玻璃子停下转身再问一遍的时候,月夜见才有气无力地回答着。

「虽然探寻别人的秘密是很失礼的事情,但还请原谅,我早已知晓呢。因为这也触及到内院的秘密,所以请再一次回答我的问题 月夜先生,您知道那是什么力量吗?」

「……净化人心……」

「谢谢,让我们继续吧。」

说完,玻璃子再一次往楼上走去。月夜见也低着头扶着栏杆摇摇晃晃地跟上。

好累…………

“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好模糊……

「兰小姐的“净化”和“勒夏特勒”的祝福很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位神“伊尔多莲”,掌管善与恶之神,而她本人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前去治疗月夜先生就是最好的证明呢。正因为如此,才会被盯上吧。」

走到二楼,玻璃子又一次往幽深的书林走去,月光也暗淡了下来。

一种神秘感油然而生。

「“勒夏特勒”的祝福,应该是“污染”,与“净化”相反,会直接污染人心,所以兰小姐即使不送到这里来也会慢慢好转,而想要知道其他情报则要追寻到“伊尔多莲”上。据记载,“伊尔多莲”最早出现在一千年前,正好在第二变代后不久的“魔女讨伐”结束……抱歉,这么说有点不太稳当,因为“魔女讨伐”并没有具体的结束点,而是在“魔女”突然销声匿迹后自然“结束”的呢。所以应该是在其尾声时出现的神。」

玻璃子将书放在书架上的书上,拉过一旁的移动梯子,往上登。

「因此,“伊尔多莲”已经存在了近千年之久,是最长寿的神……但是,身为“神”的“伊尔多莲”从未有过其祝福者的记录,一直到第三变代这个时候才出现的呢。」

玻璃子从书架取出第二本书抱在胸前走下来,又把之前的一本一同拿上,看了看撑着书架的月夜见,却又往前走去。

好累……好奇怪……我的身体有那么重吗?

「哈……」

月夜见不禁呼出一口气,扶着书架一摇一晃地跟上去。

「明明“神”是由人受到信仰所成,却存在了一千年之久,再结合之前所说的“从未给予祝福”“第三变代影响”,我是这么猜测的呢:“伊尔多莲”早已死去,而历史上其记事只有短暂的时期便再无消息就能符合,至于其在现今出现,大概是“第三变代”所致……当然,“伊尔多莲”便是魔女也是有可能的呢。」

在月夜见不知不觉间,书林褪去了,眼前的白色少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扇门出现在了月夜见的前方。

「“第三变代”早已开始,月夜先生,与兰小姐相关的您很可能被卷入时代变革的潮流之中……」

「兰……」

似乎是没有听清楚玻璃子在说什么,又或者是不想理会这些事情,月夜见顺应着自己心中“兰在里面”的感觉,伸出手从玻璃子旁边摇摇晃晃地穿过,吃力地打开了门……

咔哒……

「……见?」

兰……是兰……她没有事……

兰坐在床上看过来,惊讶地看着月夜见,看到这一幕后,月夜见微微动了动自己的嘴……

「睡吧,月夜先生,您已经很努力了……」

啪!

不必玻璃子说,月夜见就已经感到身体最后的一丝力量消失了,就这么安心地倒在地板上。

「见!?」

<
版权所有:千色境界官方网站 转载请注明出处